死亡租约

来源:凑点影视网-凑点影院-电影天堂-电影下载-www.cd1988.com 责任编辑: 更新时间:2016-11-13 19:43:35人气:723
一 阿明在月湖边开了家房屋中介所。这天,一个长相帅气的小伙子来找他,说想在月湖附近租套房子。 小伙子告诉阿明:自己叫郭炯,刚从美术学院毕业,这次特意来风景秀丽的月湖写生。阿明问郭炯对房子有什么要求,…

  一
  
  阿明在月湖边开了家房屋中介所。这天,一个长相帅气的小伙子来找他,说想在月湖附近租套房子。
  
  小伙子告诉阿明:自己叫郭炯,刚从美术学院毕业,这次特意来风景秀丽的月湖写生。阿明问郭炯对房子有什么要求,郭炯说想租那种古朴清幽的小院,这样能激发自己的创作灵感。阿明在电脑里查了查,只找到一条合适的出租信息,而且还是两年前登记的。那所院子在月湖北岸,房东是个姓王的老太太,和女儿张秀英住在一起。院里的西厢房长期闲置,可供出租。阿明把王老太的住址抄给郭炯,让他去那儿面谈。
  
  郭炯背起画夹和行李,沿着湖岸找到了王老太家。这是一座青砖灰瓦的小院落,从半敞的院门望进去,里面花木葱茏,显得古朴而宁静。正当郭炯探头张望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从屋里走了出来。
  
  郭炯忙上前问:“老人家,您是王奶奶吗?”老太太点点头,郭炯向她说明来意,并作了自我介绍。王老太显得很为难,犹豫半晌才说:“西厢房倒是空着,以前也一直在出租,可自打出了那桩怪事后,我女儿就不肯把房子租出去了。”
  
  郭炯告诉王老太,自己很喜欢这儿的环境,想住下来搞创作,租金好商量。王老太动了心,于是对郭炯说:“那你先到屋里坐坐,等我女儿回来了,我跟她商量一下。”说着,王老太把郭炯领进了东厢房。
  
  郭炯很健谈,不一会儿便和王老太混熟了。王老太告诉郭炯:女婿几年前病逝了,外孙女董倩正在上海读大学,眼下家里就剩她和女儿两人。郭炯也讲了自己的情况,他打算以月湖为背景创作美术作品,所以很想在这儿住下来。
  
  两人正聊着,一个面容憔悴的中年妇女推门走了进来。王老太说这就是自己的女儿张秀英,郭炯忙起身跟她打招呼。王老太把郭炯要租房的事告诉了女儿。
  
  张秀英听后双眉紧锁,连连摇头道:“很抱歉,那西厢房不能出租!”郭炯说:“我一个人住在这儿,平时除了上网就是画画,不会打扰你们的。”王老太忙跟着帮腔:“小郭是个画家,人很正派的,西厢房总空着也怪可惜。”
  
  张秀英的态度缓和了些,他对郭炯说:“我不肯把西厢房租出去,是担心那房子不干净。”
  
  “原来是这样。”郭炯听得直发笑,“没关系,我有的是力气,好好打扫一下就干净了。”
  
  张秀英却直摇头:“我说的不干净,不是这个意思。”“那、那是啥意思呢?”郭炯一脸困惑。一旁的王老太替女儿解释:“去年,有个男房客在西厢房莫名其妙的死了,死因到现在还没查清,所以才说那房子不干净。”
  
  郭炯这才明白过来,满不在乎地说:“我是个无神论者,对闹鬼之说根本不信,西厢房就租给我吧。”
  
  听郭炯这么说,张秀英的心思有些活动了,沉吟片刻问道:“小郭,你结婚了吗?”郭炯摇摇头。张秀英又问:“那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郭炯又摇摇头。
  
  张秀英盯着他看了好一会,不放心地追问道:“小郭,你没骗我吧?”郭炯再次摇了摇头,心里觉得好笑:这女人不像个房东,倒像是要给我做媒。
  
  张秀英这才彻底放了心,同意把西厢房租给郭炯,跟他签了一年的租约。
  
  二
  
  西厢房分里外两间,郭炯睡在里间,外面的屋子作为客厅。
  
  白天,郭炯常去月湖边写生画画,夜晚则泡在网上打游戏或跟人聊天。张秀英母女对这个青年画家很客气,常帮他洗衣做饭。郭炯也是个热心人,抽空就帮母女俩干点体力活。三个人相互关照,住在一起十分和睦。
  
  这天,郭炯去东厢房借雨伞。推门一看,见王老太正戴着老花镜,瞅着一张老照片发呆。
  
  “王奶奶,这是谁的照片呀,您看得这么出神?”郭炯笑着问。
  
  “我外孙女的照片。”王老太摘下老花镜,把照片递给郭炯看:“你瞧瞧,她长得多可爱!”
  
  郭炯接过照片,眼前顿时一亮。照片上的女孩穿着白色连衣裙,看上去二十刚出头,眉清目秀长发飘飘,展现出一种清丽脱俗的美。
  
  “王奶奶,您的外孙女太漂亮了!”郭炯由衷地赞叹道。
  
  王老太乐得两眼眯成了一条线,自豪地说:“我家董倩不仅长得好看,人还很聪明,她考上了复旦大学,在那儿读新闻系。”
  
  郭炯笑道:“王奶奶,快放暑假了,您马上就能见到美丽聪明的外孙女啦。”
  
  王老太叹了口气,略显遗憾地说:“小倩忙得很,暑假要留在学校,我差不多有两年没见到她了。”
  
  郭炯安慰老人:“暑假不回来,明年寒假总会回来。”王老太点点头:“小倩说了,春节一定回家。”这时,张秀英买菜回来了。
  
  郭炯笑着对她说:“张阿姨,你女儿真是又漂亮又聪明。”本以为当妈的听了这话会很开心,不料张秀英却突然沉下脸,一声不响地走开了。郭炯很诧异,觉得张秀英有点古怪。
  
  晚饭后郭炯一直在QQ上聊天,到了半夜他觉得肚子饿,打算泡杯麦片充饥,就走进客厅。他发现地上有许多麦片的碎屑,等找出那包麦片时,发现袋子已被老鼠咬了个大洞。看来这西厢房有不少老鼠,郭炯决定找出它们的藏身之所,将老鼠驱逐出去。
  
  郭炯打开手电筒,在屋里到处翻找,可并没有发现老鼠洞。这时他又把目光投向房梁,怀疑老鼠窝就在那儿。于是他把椅子放到桌子上,爬上去查看。老鼠洞没找到,却在横梁上发现一个盘子,盘子里搁着一包糯米和一只黑驴蹄。
  
  怎么在房梁上摆这玩意?郭炯觉得奇怪。他担心盘子里的东西会引来老鼠,于是顺手取下盘子,把里面的糯米和黑驴蹄倒进了垃圾袋。
  
  郭炯折腾到后半夜才上床。也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闻到了一阵兰花的幽香。兰香越来越浓,郭炯感觉有一股冰冷的寒意正向自己慢慢靠近。时值盛夏,怎么屋里会这么冷呢?想到这儿,郭炯睁开了惺忪的睡眼。这时他猛然发现,床边竟站着个惨白的身影!天哪!郭炯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抬头去看那白色身影的脸,那身影却忽然不见了。
  
  郭炯揉揉眼睛细看屋子,一切都好端端的,没有任何异样。窗外月光如水,整座小院静悄悄的。郭炯长舒了一口气,认定刚才自己产生了幻觉。
  
  早上起来,郭炯问王老太:“王奶奶,这院里种着兰花吗?”
  
  王老太说:“以前倒是种过许多兰花,去年我女儿把它们都搬走了。”
  
  郭炯自言自语道:“这就奇怪了,昨晚我明明闻到了兰花的幽香。”
  
  接下来的几个夜晚,一切都很正常。郭炯既没有闻到兰花香,也没看见那飘忽的白色身影。
  
  三
  
  没过多久,郭炯在网上结识了一个叫贺姗姗的本地女孩。她大学刚毕业,美丽温柔,家境十分富有。郭炯英俊潇洒,又充满了艺术气质,贺姗姗对他一见倾心,两人很快坠入了情网。
  
  有一天,贺姗姗向郭炯提出想欣赏他的美术作品。这天晚饭后,郭炯把姗姗带回了自己的出租屋。
  
  七月的夜晚闷热难当,可是,贺姗姗刚跨进西厢房就感到了一股逼人的寒意。她打了个哆嗦,对郭炯说:“空调开得太大了,好冷啊。”
  
  “这儿没装空调。”郭炯回答道。“没装空调?”贺姗姗瞪圆了眼睛,“那、那怎么这么冷?”郭炯也感到屋里冷得出奇,心中十分诧异。“平时这房间一直这么冷吗?”贺姗姗好奇地问。郭炯摇摇头。贺姗姗笑着说:“那今晚就有点邪门了。”
  
  郭炯环顾四周,没发现任何异常。过了一会儿,贺姗姗慢慢适应了屋内的温度,开始认真欣赏郭炯的美术作品。看着看着,她忽然闻到了一股幽幽的兰香。这兰香由远及近,飘忽不定。
  
  “郭炯,你还种兰花啊?”贺姗姗抬起头,在屋里东张西望。
  
  郭炯也闻到了那熟悉的兰花香,他皱着眉说:“我没种兰花,整个院子里也没有一盆兰花。”
  
  这股奇异的芬芳来无影去无踪,贺姗姗觉得好奇怪,郭炯也觉得不可思议。
  
  看完画贺珊珊有点口渴,郭炯就去冰箱里给她拿饮料。等郭炯拿着饮料回来时,贺姗姗指着里屋问:“卧室里怎么有个人?!”郭炯说:“我独自住在这儿,没有别的人呀。”
  
  “刚才,我明明看见有个白色身影在里面一闪,好像还是个女的!”贺姗姗说得斩钉截铁。
  
  郭炯觉得蹊跷,便拉着贺姗姗走进卧室。两人打开灯,仔仔细细找了个遍,没发现有人躲在屋里。
  
  “难道我看花了眼?”贺姗姗双眉紧蹙。郭炯认为有这种可能,因为姗姗刚才一直在看画。这个分析似乎有道理,贺姗姗放了心。接下来郭炯关了灯,拥着姗姗在床上亲吻抚摸。郭炯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越来越重,终于,他再也把持不住,喘着气开始解姗姗的裙带。贺姗姗半推半就,任由郭炯摆布……
  
  正当郭炯情不自禁时,他身下的贺姗姗突然惊叫起来:“有人,屋里有人!”
  
  郭炯吓了一跳:“你、你看见了什么?那、那人在哪里?”
  
  贺姗姗心有余悸,结结巴巴地说:“就、就是那个白色影子,她用手摸了我的脸,那只手好冷好冷,就像冰一样冷!”
  
  郭炯只觉头皮一阵发麻,顿时沁出了一身冷汗。他和姗姗匆匆穿好衣服,打开电灯仔细搜寻,却没见半个人影。
  
  这到底是咋回事?两人面面相觑,都觉得匪夷所思。愣了片刻,贺姗姗突然指着窗外神情紧张地说:“快看!那儿有个女人正盯着我们!”
  
  郭炯朝姗姗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身穿白衣的张秀英正站在不远处,失魂落魄地望着这边。
  
  “她是谁?为什么老盯着我们?”贺姗姗拽住郭炯的手,惊恐地问。
  
  郭炯忙安慰姗姗,说那女人是房东,她只是随便瞧瞧,不会有啥恶意。贺姗姗这才镇静下来,情绪渐渐恢复了平稳。
  
  受到惊吓的贺姗姗不敢再逗留,郭炯只得送她回家。
  
  第二天清早,郭炯还在熟睡中,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惊醒了。开门一看,只见张秀英冷若冰霜地站在屋外。
  
  “小郭,昨晚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女孩是谁?”张秀英劈头就问。郭炯揉着睡眼说:“是我的女朋友。”张秀英听后显得很不安,想了想又问:“这段时间,你在西厢房有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郭炯立刻想起了那飘忽的白色身影和诡异的兰香,便把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张秀英听得面色煞白,惊恐地盯着郭炯,仿佛从他的脸上看见了死亡的预兆。郭炯被盯得心里直发毛。
  
  沉默了好一阵,张秀英终于开了口,那口气毫无商量余地:“小郭,咱们的租约到此为止,请你马上搬走!”
  
  郭炯大感意外,吃惊地问:“好端端的,为啥要我搬走呢?”
  
  张秀英绝望地叹道:“这西厢房要出事,马上就要出大事了!”
  
  “出大事?会出什么大事?!”郭炯好奇地问。张秀英的嘴唇动了动,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王老太听到后赶了过来,冲女儿埋怨道:“小郭是个好孩子,你干吗撵人家走?”
  
  张秀英说:“我让小郭搬走,是为他着想。”
  
  “我真弄不明白,”王老太气哼哼地撇了撇嘴,“人家年轻人搞对象碍着你什么了?非要闹得鸡犬不宁!”
  
  张秀英白了母亲一眼,冷冷地说:“我心里有数,这西厢房不能再出租了!”
  
  见张秀英态度坚决,郭炯只得用商量的口吻对她说:“张阿姨,那能否宽限几天,等我租到了房子再搬走,行吗?”郭炯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张秀英只好点头同意。
  
  回到屋里,郭炯立刻给中介所的阿明老板打电话,说自己想在月湖边另租一套房子。阿明告诉郭炯,最近可供出租的房屋很少,让他再等等。
  
  下午,为了郭炯租房这件事,张秀英和母亲吵了起来。王老太越说越生气,越说越激动,最后心脏病突发晕倒了。张秀英吓坏了,赶紧叫来救护车,陪着母亲去医院急救。
  
  直到天黑,张秀英母女仍没回来。
  
  晚饭后郭炯打开电脑,跟贺珊珊在QQ上聊了起来。
  
  四
  
  夜里10点左右突然停电了,整座院子顿时变得一团漆黑。郭炯摸索着找出蜡烛,用打火机把它点亮。
  
  就在这时,院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从外面走了进来。那女孩长发飘飘,手里提着一只旅行箱。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郭炯认出那女孩是董倩!
  
  董倩也看见了郭炯,冲他嫣然一笑,落落大方地问:“你是郭炯吧?”
  
  郭炯吃了一惊,不知董倩为何认识自己。
  
  董倩走入西厢房,向郭炯作了解释:下午母亲打电话给她,说外婆突发心脏病在医院抢救,情况很危急。董倩着了急,立刻从上海坐大巴赶回来。刚才她去过医院,外婆的病情已经缓解,现在留院观察,估计明天早上就可回家。在医院,母亲讲了外婆发病的原因,所以董倩知道郭炯住在西厢房。董倩对郭炯说:“你别生气,我妈这人有点神经质。”
  
  “她为啥这么害怕,非要逼着我立刻搬走呢?”郭炯困惑地问。
  
  董倩道出了其中的原因:父亲去世时母亲十分悲痛,精神上受了很大刺激,从此变得疑神疑鬼。这两年,母亲总觉得西厢房藏着可怕的鬼魂。那个男房客猝死后,她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最后,董倩安慰郭炯道:“刚才我已劝过母亲,她答应继续把西厢房租给你。”郭炯喜上眉梢,一个劲地向董倩道谢。
  
  董倩环顾四周,突然问:“大画家,能否让我欣赏一下你的杰作?”
  
  郭炯连连点头,捧出了自己所有的画作。董倩一张张仔细翻看,不时发出啧啧赞叹。看完画作,董倩用一种无比敬佩的口吻说:“郭炯,你真是个才华横溢的青年!”
  
  郭炯笑着谦虚道:“哪里哪里,你过奖了。”
  
  董倩认真地说:“你不仅才华横溢,而且人也长得帅。”
  
  郭炯听得心花怒放,忙把身子往董倩跟前凑。董倩忽然双眉微蹙,不无哀怨地叹道:“可惜我晚来了一步,你已经有了意中人!”
  
  郭炯听她话里有话,忙追问缘故。董倩说刚才母亲告诉她,小郭已经有了女朋友,名叫贺姗姗。郭炯听后忙赌咒发誓,坚称自己跟贺姗姗只是普通朋友。
  
  “真的吗,你们只是普通朋友?”董倩又惊又喜。郭炯拼命点头。
  
  董倩含情脉脉地瞟了郭炯一眼,脸上泛起两朵娇羞的红云。郭炯顿觉浑身酥软,情不自禁地去抓董倩的手……
  
  当两人的手碰在一起时,郭炯感到了一股逼人的寒意,不禁打了个哆嗦。与此同时,他还闻到了一股浓郁的兰花香。
  
  “董倩,你的手为啥这么冷?”郭炯不解地问。
  
  董倩想了想说:“可能是缺乏热量的缘故吧,因为我一下午都没吃东西。”
  
  郭炯立刻站起身,准备给董倩煮面条。董倩赶忙制止,说自己的皮箱里装着点心。说着,她打开皮箱,从里面取出一盒精美的巧克力。董倩抓出一把巧克力,对郭炯说:“巧克力象征着甜蜜的爱情,来,咱俩一起吃!”
  
  郭炯乐得眉开眼笑,刚要伸手去接时,只听院门“吱呀”一声开了,张秀英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董倩见状,忙站起身对郭炯说:“我妈生性多疑,你千万别说我在这儿,我先到里屋躲躲。”说着,董倩一闪身进了卧室。
  
  这时,张秀英看见了郭炯屋里的烛光。她走进西厢房,诧异地问:“小郭,你为啥不开灯呀?”
  
  郭炯说:“停电了。”张秀英顺手按了一下开关,房间的灯顿时亮了。郭炯觉得奇怪,为啥张秀英一到,这电马上就通了呢?
  
  张秀英告诉郭炯,母亲正在医院打点滴,自己回家取点钱。临出门时,张秀英又回头叮嘱郭炯:“这西厢房不太平,你还是快些搬走吧。”
  
  郭炯困惑地问:“您不是答应董倩,让我继续住下去吗?”
  
  张秀英顿时呆住了,难以置信地瞪圆了眼睛:“怎么,你、你见到董倩了?”
  
  郭炯反问道:“今天下午,她不是从上海赶回来了吗?”
  
  张秀英浑身一震,三步并作两步返回房中,走到郭炯面前一字一顿地说:“小郭,你知道吗?董倩两年前就死了!”
  
  郭炯吃惊地张大了嘴,以为张秀英在说胡话。但面前的这个女人神情冷峻,目光灼灼,根本不像神志不清。郭炯的心理防线渐渐松动,嗫嚅着说出了刚才和董倩在一起的情形。
  
  听完郭炯的讲述,张秀英叹道:“你刚才看见的,一定是小倩的鬼魂!”
  
  郭炯仍半信半疑,他冲进卧室,一口气把里面翻了个底朝天,可根本没看到董倩的踪影。等他满头大汗地跑出来,又惊愕地发现,放在桌上的那些巧克力竟然都变成了耗子药!郭炯吓得毛骨悚然,这才确信张秀英没撒谎。
  
  “张阿姨,这、这到底是咋回事?”郭炯惊恐地问。
  
  张秀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两行酸楚的泪从面颊上缓缓滑落。接着,她道出了西厢房闹鬼的秘密:
  
  读大二那年,董倩结识了一个叫林涛的青年企业家。林涛风度翩翩又善解人意,很快赢得了董倩的芳心。可实际上林涛是个无耻的伪君子,他跟董倩谈恋爱,只是想满足自己的性欲。半年后林涛又有了新的猎物,便无情地抛弃了董倩。得知真相后董倩万念俱灰,选择了割腕自尽。噩耗传来张秀英痛不欲生,因担心老母亲无法承受这一打击,她隐瞒了董倩的死讯,谎称女儿学业繁忙,暂时不能回家。
  
  董倩生前最爱兰花,经常用兰花型香水。为了避免睹物思人,张秀英搬走了院子里所有的兰花。后来,她把女儿住过的西厢房租了出去。去年末,一个男房客无缘无故死在了屋里。当天晚上,张秀英做了个诡异的梦。在梦里女儿告诉她,林涛已被自己索走了性命,那男房客也是自己弄死的,因为他和林涛一样,都是玩弄女人、坑害女人的骗子。董倩说她要以牙还牙,对那些卑鄙的伪君子进行无情的报复……张秀英很同情女儿的不幸,但不赞成董倩用这种方式复仇。所以,此后她不再出租西厢房。
  
  当郭炯来租房时,一开始张秀英不同意,但得知他既没结婚也没交女朋友,她便松了口。张秀英认为,如果没有所爱的人那就谈不上背叛,也就不会招致董倩的报复。为了以防万一,她还在西厢房的横梁上悄悄放了驱鬼的糯米和黑驴蹄。可是,最终董倩的鬼魂还是出现了……
  
  讲到这儿,张秀英对郭炯说:“小倩肯定搞错了,你不是那种玩弄女性的骗子。”
  
  郭炯吓得面如土色,他擦着额头的冷汗,声音发颤地说:“张、张阿姨,我、我现在就搬走!”郭炯闪电般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慌慌张张逃离了湖边小院。
  
  五
  
  逃出去很远后,郭炯仍不停地回头张望,生怕董倩的鬼魂追上来索命。
  
  郭炯为何如此害怕呢?答案只有一个:和林涛一样,他也是个坑害女性的骗子。郭炯虽然从美术学院毕业,但并没把画画作为终身职业,而是走上了邪路,成了个骗钱骗色的流氓。
  
  此前,郭炯扮演过高干子弟,也扮演过富二代,这回则打算扮演文质彬彬的青年画家。他租下王老太的西厢房,是为了让自己的骗局更加完美,因为和一对善良的母女住在一起,能打消猎物的警惕性。贺姗姗是郭炯在这座城市里钓到的第一条大鱼,可还没来得及吞吃,自己差一点成了冤死鬼!想到这儿郭炯不寒而栗。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奔驰迎面驶来,在郭炯跟前来了个急刹车,差点把他撞倒。郭炯吓了一跳,正要张嘴骂那司机,奔驰的车门突然打开了,娇艳妩媚的贺姗姗从驾驶室探出了脑袋。微笑着冲郭炯招手:“亲爱的,快上车!”
  
  郭炯像遇到了救星,一头钻进了奔驰车。贺姗姗一踩油门,汽车立刻朝前冲去。
  
  “姗姗,你怎么开车到了这儿?”郭炯好奇地问。贺姗姗嫣然一笑:“巧合呀,这说明咱俩处处有缘。”郭炯长吁了一口气,庆幸道:“你来得太及时了,我正打算去找家旅馆暂住。”
  
  贺姗姗说:“干吗住旅馆呀,就去我那儿吧。”
  
  郭炯听了又惊又喜,不敢置信地问:“真的吗?你爸同意咱俩交往了?”
  
  贺姗姗没吭声,默默地开着车。这当口,郭炯闻到了一股幽幽的兰花香。他四下张望,不解地问:“咦,哪来的兰花香?”
  
  贺姗姗随口答道:“是我身上发出来的。”
  
  “从你身上发出来的?”郭炯惊讶地张开了大嘴。
  
  贺姗姗点点头:“是的,因为我喜欢兰花型香水。”
  
  “喜、喜欢兰花型香水?!”郭炯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死死盯住了贺姗姗的脸。
  
  贺姗姗咧嘴一笑,刹那间,她变成了面色惨白的董倩!……

更多>>

最新心情文学

  • 我爱生活

    我爱生活

    2016-07-31 06:48:43

    我爱生活 醉酒篇 不去不去又去了, 不喝不喝又喝了, 喝着喝着又多了, 晃悠晃悠回家了, 回家进门挨骂了, 伴着骂声睡着了, 睡着睡着渴醒了, 喝完水后又睡了, 早上起来后悔了, 晚上有酒又去了&…

  • 天性

    天性

    2016-09-04 06:54:28

    有时在席间,但见有人妙语连珠,却令人渐渐觉得索然。 如此聪明暴露,是否也是一种急迫。而急迫的东西,通常总是不够优雅。 一个人要做到对自己的美、聪明、善良,完全不自知,才显贵重。 一旦有自知,品位就自动…

  • 密码等

    密码等

    2016-08-14 18:30:48

    密码 我问一个好友他的相册密码是什么,他给了我17个英文字母:cptbtptpbcptdtptp,我诧异地问:“这么长,你咋就记得住啊?”他弱弱地回答:“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rdquo…

上一篇:生死游戏

下一篇:

(键盘快捷键←)   上一篇    下一篇  (键盘快捷键→)

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
凑点影视网-凑点影院-电影天堂-电影下载-www.cd19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