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合金锁

来源:凑点影视网-凑点影院-电影天堂-电影下载-www.cd1988.com 责任编辑: 更新时间:2016-11-13 19:43:31人气:718
一、托孤 1948年3月,国共和谈破裂,蒋介石划长江而治的计划破灭,人民解放军即将挥戈南下,长江两岸战云密布,南京政府高层在做撤退的准备。 国军33师接到上峰的密令,要他们日夜兼程赶往福建厦门,东渡台湾为国…

  一、托孤
  
  1948年3月,国共和谈破裂,蒋介石划长江而治的计划破灭,人民解放军即将挥戈南下,长江两岸战云密布,南京政府高层在做撤退的准备。
  
  国军33师接到上峰的密令,要他们日夜兼程赶往福建厦门,东渡台湾为国民政府南下做各方面准备。师长白有勋少将是蒋介石亲信,立即组织几百辆大小车辆日夜兼程离开南京经浙江赴闽南。他们原来是从沿海公路前进,哪知一到绍兴,就得到乐清清江渡渡船被当地共产党游击队开走的消息,乐清湾已无路可通。为了争取时间,白师长与部下商量,改道走浙东转浙中的公路,经天台,过盘安,直达鹰潭至厦门。部队路经天台,在平桥镇打尖,开伙烧饭需大量大米,因大批军队突然浩浩荡荡而来,不知出了什么大事,镇上商店纷纷关门歇市,竟然买不到米。正在为难之时,当地镇长陪一年轻女子来到师部会见白师长,她自我介绍说,她叫钱金铃,是当地“益丰米店”老板的女儿,见大军过境,官兵如潮,主动送上上等白米一万斤,肥猪十头以供军需,名为慰劳国军,实为保境安民,请白师长视小镇乡民似桑梓,多多关照。白有勋听了一喜,心里夸赞她识大体懂时事,说军队没有饭吃怎么能打仗,感谢钱小姐帮助以解燃眉之急。于是请钱小姐和镇长坐下饮茶,说军队有要务在身,明早开拔,决不增加当地麻烦,并特意题字一幅相赠:“军民连心”。字是颜体,端庄厚重。
  
  当天半夜,镇东溪边一幢民房内传出枪声,白师长马上派警卫排调查,原来是33师机枪连的一位何连长,在碧潭饭店酒后滋事,奸污了一位十六岁的服务员,家长得知后找何连长论理,何开始抵赖,后来见赖不过去就仗着酒劲鸣枪威胁众人。钱金铃闻讯马上赶到现场,众人怒斥何连长的禽兽行为,要到白师长面前告状,盼师长主持公道。白师长查明真相,毫不犹豫,下令枪毙何连长以平民愤。当地乡亲见白师长军纪严明治军有方,再送肥猪十头劳军。
  
  由于旅途劳顿,和白师长随行的夫人张清秀怀孕七个月,到平桥镇时已腹痛不止,有早产的先兆,命军医诊治,确诊是横位难产,出血不止却不见小孩降生。钱金铃闻讯也忙于救治,催生、输血等忙了大半天,小孩终于哇哇落地,但清秀气息奄奄,听到小孩哭声后,含笑归天。白师长闻讯抱着妻子号啕大哭,金铃也十分痛心,珠泪滚滚。这意外事故震动了33师官兵,都期待下一步白师长如何决策。白有勋抹去眼泪,没有多说什么,只下了四个字的命令:南下,南下!他把妻子安葬在松山上,把孱弱的小孩暂时交给钱金铃抚养,待上万部队南下安顿好后再来接小孩到身边,这有利于完成军务和小孩的健康。钱金铃是医学院毕业生,懂得医术,心肠又好,接受托孤她是当时合适的人选。托孤时,白有勋对钱医生说,我此去台湾,少则半月,多则一月,安顿妥当一定来接回小孩,务请钱小姐承担扶育之责,我会感谢万分。钱金铃见白师长戎马军旅,军纪严明,爱憎分明,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物,所以欣然答应。为便于扶养,把小孩取名白安安,商定钱金铃与孩子以干娘相称。临别之时,白师长将祖上留下的传家之宝——一个重达一斤的金锁交给钱金铃,而把锁匙留在自己身上。那锁上刻有一个“和”字,锁匙上刻有一个“合”字。说当和合两字相连时,父子就可团圆,这是父子骨肉亲情的见证。白师长千叮咛万吩咐要钱金铃好好保管,同时留给钱医生二百块银元,权当抚养费用。钱金铃得知金锁非同寻常,当即藏入怀中,二百银元收下后放在桌子上,接着急送白师长带兵上路。
  
  这件意外的“托孤”之事,本来十分私密,但被米店伙计常思贵透过窗户纸小洞偶然发现。他看到白师长郑重地将二百块银元交给钱小姐,他暗暗一笑,悄然退下。
  
  二、移孤
  
  两个月后,天台县解放,县乡镇的人民政权很快建立起来,常思贵因出身贫苦,当个米店伙计也是受人支配的苦力,便成为镇人民政府领导重要的依靠对象,被推举为平桥镇店员工人代表,经常参加镇上的各种会议。钱金铃父亲属有产阶级,是资本家还是小业主,身份尚未明确,若是资本家就是革命对象,评上个小业主还是可以团结的。钱金铃一心一意在扶养白安安,还专门雇了一个奶妈,两个月大的小孩已从孱弱中解救出来,脸上泛起了红光,钱金铃十分高兴。
  
  一天晚上,万籁俱寂,钱金铃刚刚睡下不久,房门外传来笃笃的敲门声,钱金铃一惊,忙问是谁?回答是我。她听出来来人是常思贵,因为她对他太熟悉了。她说,我已睡下。常思贵说今晚我有要事定要见你。既然如此,钱金铃只好起床穿衣,和常思贵面谈。灯下,他看到她清纯端庄的容颜,通体透着一股淡淡的幽香,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感到心里特别舒畅。他告诉她,镇里领导正在分析镇上阶级势态,钱家很可能被排为斗争对象,若是这样米店要被没收充公,一家人也会难以安生。金铃听了,她不知道人民政府的工作方针,只知道保持原有平静舒适的生活是最重要的。她对他说:“思贵,你在米店当伙计多年,我父亲待你不薄,你要全力维护我们钱家的利益,最好不要评为斗争对象,但求平安,若果真如此,我们全家都会感谢你的。”常思贵听小姐有意相托相求,他就对她说:“钱小姐,你的意思我懂,我会尽力去争取,凭我与镇领导的关系,有的事情还是可以疏通的。不过,不过去疏通不能空着一双手去,总得带点什么。”钱金铃说,俗话说秀才人情纸一张,文人送书送字送画,我们是商人,是卖米的,送米太一般,我这里有100块银元,你可根据需要处置。说着她从木箱中取出一封银元交到常思贵手中。他掂掂分量,一封银元够沉的,心里像灌了蜜一样甜,嘴里还是说小姐你放心,我会尽力去办。当天晚上常思贵回到住处兴奋得睡不着,他的确听过钱家家境较为殷实,米店也是合法经营,未曾欺压百姓,可列为小业主,说可能评为斗争对象是常思贵“发明”出来的,目的是为了得钱家的好处。今天他小试“法术”,钱金铃就把白师长托孤的二百大洋中一半送到他的手中,实在是时来运转,看来只要我再搞点什么“法术”,还有那一百大洋也能乖乖落入我的手中。
  
  盛夏暑热,大汗淋漓,傍晚,钱金铃和奶妈在给白安安洗澡,在温热的水中小孩伸脚伸手,显得十分畅快。他经过几个月精心调养,正在茁壮成长,尽管钱金铃日夜抚育操心,自己体重减少了两三斤,但她还是觉得非常高兴。受人之托,怎可掉以轻心?给小孩换好衣服,她叫奶妈抱走安安,关好房门自己也洗起澡来。钱金铃是个成熟的知识女性,不但有清纯靓丽的外貌和庄重的举止,脱去衣衫,胸部丰满,通体雪白,特别是她的肚脐上像有一颗红色的宝石镶嵌在圆润的肚皮上,在灯下闪闪发光。她抹上温水,轻轻地抚摸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光滑细润,好生畅快。蓦然间她想起了白师长和他的夫人张清秀,对于这对生者和逝者,原本她与他们素不相识,一个偶然的机会竟然让她当了一回救生的医生和托孤的干妈,现在夫人已长眠地下,而白师长一去不返,早已过了相约之期,现在世事沧桑巨变,她和白安安在平桥镇平静地过日子,而白师长你现在在何处?在大陆,还是在台湾或是其他地方?她挂念他,更多的是祝福他,盼望他平平安安,早日实现父子团圆。她还是个姑娘,托孤时她竟然很自然地答应白师长的要求,当上了白安安的干妈,她不由自主地摸摸自己凸出丰满的双乳,轻轻地说了句,安安还未吃过我一口奶汁,我怎么当他的娘了。她觉得这是缘分,这是命运,这也是一种责任。她当了几个月的干妈很辛苦,但也感到很充实,她感到满足,她微微一笑……
  
  此时,窗外站着一个人,正在贪婪地窥视她,他就是常思贵。他看得心潮汹涌,看得急不可待,他正想和钱小姐尽鱼水之欢,他激动得要喊出钱金铃的名字,想叫她快点开门,他要抱她,亲她,摸她。他正要开口,“霍”地一声一只大花猫从屋檐上跳下。钱金铃闻声马上喊门外是谁?常思贵见情形不对,赶忙溜走,门外只留下“妙”的一声猫叫,屋里屋外当即安静下来。
  
  大概在五天后,经过精心准备的常思贵又夜访钱金铃。钱金铃问他夜来何事,常思贵说有事,此事可大可小,不知小姐认大还是取小?她说大是怎样说小又如何?常思贵说,经过我努力工作,你家已列为团结对象,是合法的商户,益丰米店照开,不过我现在已非同过去,担当全镇店员的领导工作,今后米店业务请钱老板自己操作,也可给他一个自食其力的机会,我想这样的好事你们父女都会赞同,我不知道你们怎样感谢我。钱金铃说你为钱家出力,好心有好报,现在解放了,你又有这样的公差是蛮光荣的,你年龄也不小了,可以找个女子成家,若需要讨老婆,我可再资助你一笔钱,也算我们钱家对你的回报。说着她等他表态。常思贵小眼珠一转,想钱小姐倒是顶聪明的,她不但为我成家着想,还乐意资助我,他很满意,随口说谢谢小姐的关心和帮助,上次你给的一百块银元,我已上下打点完了,你再给一百银元如何?钱金铃听了觉得他是狮子大开口,时下讨个老婆几十块银元足够,他一开口就是一百。她本想不给或少给,但一想到相互帮助利人利己的道理,二话不说,从木箱中拿出另一封一百大洋银元交到他的手上。常思贵迅速将银元装入袋中,这次连谢谢二字也忘记讲了,他头脑发热,全身躁动,突然伸手要去抱她。她极感意外,举手就给了他一巴掌,骂了句你好无耻!常思贵被打得脸上热辣辣的,伸手去摸,开口狠狠地吐出一句话:“你和国军白师长那件事以为无人知晓,我就知晓,你不待我好,我就向领导报告,搞不好你要坐牢,小孩要送孤儿院,你们钱家从此不得安生,你掂量掂量我的话后再告诉我。”钱金铃做梦也没有想到托孤之事竟被常思贵偷听了去,这倒是一件大事,她养了一个国军师长的小孩,在当时的形势下当真是非同小可,她要好好想想,看来在平桥镇她和安安已不宜再住,她要脱离常思贵的视线,转移自己和白安安。
  
  三、育孤
  
  常思贵是米店的伙计,几年来辛辛苦苦为的是赚钱糊口,出人头地。他认为人生在世无非是为了钱,你钱金铃就是因为钱家有钱才当上小姐,才能上大学读书,才能对我指手画脚,哪知如今世道一变,穷人登台坐大堂,有钱人不吃香了,过去不能想、想不到的事情现在都有可能做到,不是我自夸,不是因为你生得漂亮,我常思贵不一定会看上你。他吃了一巴掌后坐下来想想还值得,他没有死心,他还要找她,他梦想自己让钱小姐做他的老婆,他没有本钱却抓住了她的把柄。
  
  五天后,常思贵在大白天来到钱金铃的房间,说是有要事与钱小姐商量,他开头估计她不会接待了,可能要赶他出门,但事出意外,钱金铃满脸带笑地对他说,那天实在对不起你,请你原谅,其实你为我们钱家做了很多事情,我就应该感谢你,至于你对我有了新的想法,这也未尝不可,时来运转很多事还必须是要打破旧框框的,我正在考虑中,心急吃不了热粥,你不要急,要有耐心,记住我的话叫水到渠成。讲到这里她还特地倒了一碗糖茶送到他的手上。常思贵听得昏昏然,想想也是,钱小姐必竟是有学问识时务的人,是个有分量的美人儿,像她这样的女人,就该男人用心去求,伸手就抱的男人的确档次太低,不配与美女交往。他不知要讲些什么才算得当,语无伦次地说,钱小姐,那天我该打,不过男女之间相爱,门当户对已经过时,我爱你是真心的,只要你爱我,我把二百块银元都还给你,我也不会把白安安的事情讲出去,我把他当作自己亲生小孩一样对待,你大可放心。钱金铃胸有成竹地回答他,我希望你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先把店员工人代表的事情做好,做好了你才会不断进步,才会有光明的前途。至于二百块银元是白师长留下的抚养费,你用和我用现在差不多是一样的,放在你那里也好,不必还我。常思贵听了很高兴,想想感情有了,银子也有了,好得很,他想握着她的手说谢谢钱小姐,但这次他没冲动,怕自己的形象受损,他端起茶碗,大大地喝了一口糖茶,觉得实在甜。
  
  钱金铃移孤准备工作悄悄进行着,她只告诉父亲一个人。父亲告诉她,时至今日,不认真对付常思贵会产生许多意想不到的后果,必须果断行事。父亲还告诉她,她有个堂叔,在湖南衡阳一个部队中当官,她可以去投奔他。钱金铃马上按计而行,先是到县城邮局与堂叔通了电话,堂叔说当地急需医生,她若去很快就可介绍她去医院工作,至于有小孩也没有问题,找个奶妈也很方便。次日钱金铃托在镇上当文书的远亲开来一张外出证明,上写:钱金铃,女,1926年出生,浙江省天台县平桥镇人,家庭成分小商,本人出身学生,医学院医疗系毕业。一颗大红印章一盖,她就通行无阻了。
  
  一切准备妥当,在一个月明之夜,钱金铃抱着小孩乘始丰溪上的夜航木船悄悄离开平桥镇老家,当时钱老板还约常思贵在米店盘货查账,几乎搞到半夜。第三天早上,常思贵不见钱小姐,以为她和安安还睡着,也不当一回事,直到傍晚仍不见人,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声敲门叫人,毫无动静,他破门而入,桌上放着一封给他的信,上写着:“常思贵同志:我和安安走了,你不必寻找,此事与我父亲没有一点关系,你可能会想到某个领导面前揭发安安之事,那也听便,不过那二百块银元之事你必须如实同时报告,孰轻孰重我相信你会好好掂量,祝你工作顺利!”
  
  常思贵读完信当即目瞪口呆,现在他的“手段”,他的“法术”,他的“计划”统统落空,因为他手中还有二百大洋,那可是笔巨款,他不敢讲,也不会讲,一讲人财两空,不但要影响他的进步,甚至后果非常严重!他静下心来一想,人走了,钱还留着,好吧,我常思贵得不到你钱金铃,我袋里还有二百大洋,讨个漂亮老婆是足足有余的,他会算账,应该说自己还是赚了一笔。
  
  钱金铃到了衡阳,进入市第二医院工作,一切安排都十分顺利,他把白安安当作亲生儿子看待,未婚姑娘当起已嫁女子,安安也改母姓,改名钱进。一晃六年过去,安安上小学读书,钱金铃医术高明,待人又好,深得当地民众欢迎和尊重,不久被评为市先进工作者。
  
  她的堂叔见侄女年近30岁还是单身,急着劝她嫁人。钱金铃说要嫁可以,但男人必须是当官的,要县团级以上,年龄大些无妨,并要子随母嫁,不可分离,将来若有小孩,视同同胞骨肉。她的这等条件着实让大家感到意外,但她此言一出就不再改口。
  
  说来也巧,与她堂叔同部队的一个同事,姓李名飞,是个团长,前年妻子得病归天,未曾生育正需续弦,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私下一看钱医生不但学历高,医术好,相貌更是出众。他马上求她堂婶做媒,几经交往,两人终结秦晋之好。结婚那天,前来祝贺者多多,说是双喜临门,原来李飞提升为副师长。同房之夜,李飞和钱金铃兴高采烈,恩爱万千,颠鸾倒凤,极尽鱼水之欢。不过李师长意外地发现已有一个七岁儿子的母亲钱金铃却是一个处女,她有小孩,雪白的肚皮却没有妊娠纹,感到很惊奇,正想问妻子是什么原因。钱金铃未等他开口,就把钱进的情况原原本本地讲给他听,他很感动。他对她说,我得了二宝,我得到一个好妻子,一个好儿子,他建议要继续保守这个秘密,一定要把小孩培养好,并让钱进改姓为李,叫李进。从此一家人和和美美过日子。李进在父母的教导下,读书十分用功,上初中高中时都是优秀学生,加上父母这层关系,他考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读书,读的是火箭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导弹部队工作,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已是某部的一位团职干部了。
  
  四、团圆
  
  粉碎“四人帮”后,中国开始拨乱反正,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改革开放后,经济不断起飞,在世界上的声誉也越来越好。人在宝岛台湾的白有勋因军功卓著,已从少将提升到中将,退役后一直在家休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一去台湾再也无法回到大陆,当年托孤时与钱金铃相约半月为期、一月团圆都早已成为空话。他期盼父子重逢,当时只是水中月,镜中花,他只有用长长的叹息来排解自己的思念之情。他曾托在海外和港澳的朋友,用回大陆经商、祭祖等机会寻找在浙江天台平桥镇的钱金铃,但传来的消息是,当年益丰米店钱老板解放初已谢世,他的女儿和小孩出走多年,音讯全无,至今生死不明。这使白将军更加思念不已。他曾托人捐赠给浙江红十字会十万美金,以报当年路经浙江得到父老乡亲的一饭之恩。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现在李飞升为少将后早已离休,钱金铃也退休在家多年,有时还为百姓看病解除病痛。李进官至少将,现在尚在部队服役。二位老人在迟暮之年,对李进讲起当年这段托孤的往事和由此生发出来的诸多变故,李进认真考虑后向上级作了详细的汇报,上级经慎重研究,恢复历史的原貌,同意李飞作为李进的养父,白有勋当是李进的生父。由于特殊年代出现特殊的变故,事出有因不再一一细究。
  
  这里有一件事必须讲一讲。大约五年前,钱金铃下决心回家给父母扫墓,她没有兴师动众,也不请丈夫李飞和儿子李进同行,只有一个保姆陪着她来到老家祭拜祖坟。她得知常思贵在解放初期表现积极,一步步提拔到县商业局当副局长,后因贪污被政府判刑七年,刑满回家后不久就病死家中。据传在清理遗物时,从他的老屋衣箱中找到二封银元,足足有二百大洋,子女不知父亲怎么会存有这么多银元。后来据他妻子说,他知道这钱花不得,不能花,花了要出祸患,所以一直由他个人藏着,说是要还给钱老板女儿的……钱金铃听了感慨万千,说你要去贪污公家的钱,还不如用掉这些银元好。她并没有向常家要回这些银元,一切由他们做主处置。她曾到过常思贵的坟头献上一杯绍兴老酒,说毕竟我们也相处过一场,算是一位老朋友前来告慰你的在天之灵吧!
  
  白有勋虽然多方寻找钱金铃和白安安没有着落,尽管两岸的敌对状态尚未彻底解除,但他相信钱金铃和白安安不可能在大陆失踪,就是说多有变故也不可能永远消失,他不会放弃自己的亲骨肉,也不会放弃有情有义的钱金铃,他相信世道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世局反复无常,敌人可以变为朋友,朋友也可能变成敌人,在现代史上国共两党不是有过两次合作,而且合作得很有成果,可见合则两利,分则两伤,从世局走向分析,以中华民族的大义出发,国共两党完全有可能第三次合作。只要国运昌盛,兄弟之间纷争就会迎刃而解,他期待着这一天早日到来。
  
  真是世事难料,白有勋的上司郝上将,虽然是个老资格的国军将领,但他已九十高龄,仍以台湾退役将领运动俱乐部主任的身份率团访问大陆,与大陆的一批退役将军在南京挥杆举行高尔夫球比赛,个个老当益壮,神采飞扬,昔日战场上的对手,变成球场上的朋友。郝上将回台后告诉白有勋说,大陆这几十年变化很大,上海繁华程度早已超过台北,新楼崛起,比比皆是,发展令人吃惊。他还特别提到大陆同胞对台湾同胞有特别的亲情,考虑事情还都是非常大度,只要台湾同胞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基本上是有求必应,这叫做“一家人不分彼此”。白有勋听了内心非常震动,他向上司坦城地讲出了当年“托孤”之事,几十年来他都在苦苦等待,不断寻找至今尚无音讯。郝上将听了说,历史上的变故多多,海峡两岸由于特殊原因出现许多骨肉分离的事情,也是很自然的,现在国民党执政台湾,国共合作有个海协会和海基会的联络平台,两岸许多事情都是由他们在办,你们可以利用这个平台,请大陆海协会帮助寻找钱金铃和白安安,我想一定会有结果的。白有勋点头称是,他回家后详细地整理了一份资料,送到海基会办公室,请他们协助联系大陆海协会设法帮助寻找亲人。
  
  半个月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白有勋都在翘首以待大陆方面的消息。秋日的台北万里无云,天蓝蓝,水清清,一封挂号信送到白有勋府上,白将军拆开一看,原来是一封长信,并附有李飞和钱金铃、李进的合影,看着一门两将军的英姿和钱金铃秀慧的容颜,他兴奋得眼泪夺眶而出,他连连高呼找到了,找到了,我终于找到我的亲人了。他急忙打点行装,赴大陆看望亲人。
  
  正当白将军准备出行的时刻,大陆海协会发来了大红请帖,邀请台湾退役将军三十人,以民间人士的身份参加2011年在武汉举行的纪念辛亥革命胜利一百周年纪念大会,这个组团的团长就是郝上将,白有勋得到这份请帖后彻夜难眠,他马上用电话告诉钱金铃,说会见有望,团圆有期。钱金铃在电话中连连说欢迎欢迎,到时一家三口一定到机场迎接,共叙天伦之乐。她还特别提到,你不要忘记带上和合金锁匙,我也会把和字金锁座带上,我们当众开锁,并把金锁完好地交给安安,让他世世代代传下去,永远不忘和合之情。钱金铃还说,安安母亲的坟墓在平桥镇松山之上,现已修葺一新,到时我们一家四人同往松山拜祭,以告慰她在天之灵。白有勋听了非常激动,连连说你想得周全,我全部照办,接着是连说三个好字……
  
  和合金锁非常珍贵,李飞将军有感而发,特别写了一首小诗:
  
  贵人来,金锁开,和合情义代代传,仁至义尽扬美德,中华民族大团圆。

更多>>

最新心情文学

  • 我爱生活

    我爱生活

    2016-07-31 06:48:43

    我爱生活 醉酒篇 不去不去又去了, 不喝不喝又喝了, 喝着喝着又多了, 晃悠晃悠回家了, 回家进门挨骂了, 伴着骂声睡着了, 睡着睡着渴醒了, 喝完水后又睡了, 早上起来后悔了, 晚上有酒又去了&…

  • 天性

    天性

    2016-09-04 06:54:28

    有时在席间,但见有人妙语连珠,却令人渐渐觉得索然。 如此聪明暴露,是否也是一种急迫。而急迫的东西,通常总是不够优雅。 一个人要做到对自己的美、聪明、善良,完全不自知,才显贵重。 一旦有自知,品位就自动…

  • 密码等

    密码等

    2016-08-14 18:30:48

    密码 我问一个好友他的相册密码是什么,他给了我17个英文字母:cptbtptpbcptdtptp,我诧异地问:“这么长,你咋就记得住啊?”他弱弱地回答:“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rdquo…

上一篇:八哥与灵猴

下一篇:

(键盘快捷键←)   上一篇    下一篇  (键盘快捷键→)

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
凑点影视网-凑点影院-电影天堂-电影下载-www.cd1988.com